本報記者 劉芳 通訊員 汪林豐《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08日03版)
  深圳市光明新區榮健農副產品批發市場(簡稱榮健市場)去年年末的一場重大火災,造成了16人死亡、5人受傷,成了深圳人心口上的一道傷口,事後,9名國家工作人員因涉嫌職務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記者近日從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獲悉,深圳市光明新區公明辦事處根竹園社區黨支部書記麥合平,已被寶安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行賄罪對其提起公訴,另8名國家工作人員仍在審查起訴中。
  據檢方指控:麥合平涉嫌利用職務便利,先後收受榮健市場老闆許某的好處費,累計高達1600餘萬元。其中,為“關照”榮健市場受賄280餘萬元,幫承攬工程等收受了1300餘萬元。另外,為使處於違法經營狀態的榮健市場能辦理營業執照,麥合平還曾以拜年的名義,分別到公明辦事處及辦事處經科辦工作人員的辦公室進行拜訪,並送上了人民幣8萬元的好處費。收受麥合平以拜年名義送來好處費的工作人員,也因涉嫌職務犯罪而被檢察機關查處。
  麥合平案件,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曾在全國引發廣泛關註的龍崗區南聯社區工作站副站長、社區居委會主任周偉思一案。
  麥合平與周偉思,作為所在社區的本地人,擔任“村官”多年,都稱得起“能人”的稱號,都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然而,時隔不到一年,二人同因涉嫌職務犯罪而先後落馬,且涉案數額均十分驚人。
  巧合的是,周偉思也是被檢方以三個罪名提起公訴:受賄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單位行賄罪。一位檢察官分析說,這與“村官”的身份複雜性有一定的關係,且深圳的“村官”大都身兼多職,造成他們在從事公務或受委托從事公務時屬於“國家工作人員”,在從事居民自治的活動中又不屬於國家工作人員。另外,作為“村官”,有時還替當了中介或掮客的角色,幫人去行賄。
  二人的落馬同樣具有偶發性,周偉思是因網帖舉報並被打上“20億村官”的標簽,麥合平則是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若非如此,很可能該二人現在仍然頭頂著幾項職務,在基層的圈子中如魚得水。
  深圳近些年來的高速發展,尤其是農村城市化的進程中,土地的價值日益增長,特別是在舊城改造、廠房建設、統建樓、違法建築等一個個巨大的利益蛋糕中,更容易成了權錢交易的滋生點。其中,“村官”都是繞不開的一個環節。無論是擔任南聯社區村委會(居委會)主任十年的周偉思,還是在根竹園村委(居委會)擔任主任、黨支部書記二十年的麥合平,作為基層“能人”,都在其中占有著難以替代的“話語權”。一位辦案檢察官對此表示說:“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於基層工作的便利、高效,但同時,也容易形成家長製作風,不利於監督與制約。”
  在整個社會治理體系中,社區是最基層的組織,可以說是社會治理體系的“末梢管理”,也可稱為是政府管理與服務的“最後一公里”。如何才能既激發基層自治組織的活力,又防止個別基層“能人”的“話語權”過重而導致的權欲膨脹?辦案檢察官建議說:“推進基層民主,提高自治能力。要強調民主決策、民主管理與民主監督等方面的機制建設,實現決策權、執行權和監督權的相對分離和相互制衡,以便形成良性有序的基層民主自治機制。”
  “另外,還要理順政府與基層自治組織之間的關係,切實做好‘末梢管理’,通過深化行政體制改革、創新行政管理方式,儘力將基層組織打造成便捷、靈活、高效的服務群眾的平臺。”  (原標題:村裡的能人緣何成了大貪?)
創作者介紹

janice

fq26fqxk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